继承天劫 137节 初雪为侍,九纹血玉【八千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日的云家大小姐穿着浅鹗绿色长裙,衬得柳腰细软,头上盘着云鬟,玉簪一束,姿色绝美。

    虽然仅和段染相识短短半天。

    她却已然沉沦进段染才华中不可自拔。

    颇为主动的向段染献殷勤。

    将早餐放在桌上,云家大小姐坐在桌边。单手撑着白皙精致的下颌,大眼睛一眨一眨,呆呆的望着‘柳慕白’。

    ‘要是再俊秀一点,就完美无暇了。’

    她心中想道。

    不过。

    柳公子这个样子已经非常完美了!

    仅仅是一句话,便能喝退陆地神仙级别的狼王,这般风华绝代的气势,敢问整个周朝,哪位年轻才俊可以媲美?

    就算成年已久的强者,都未必能够有柳公子的风采!

    云家大小姐美眸流光,含情脉脉,陷入于胡思乱想中。

    根本没有听到段染的文化。

    也没注意到段染的悄然离开。

    ……

    牧城。

    和所有城池一般无二。

    街道。

    商铺。

    宫殿。

    川流不息的人群。

    若说唯一不同的,便是此处的建筑。

    此处建筑喜欢用石质材料,堆砌得方方正正,或是呈圆拱形,规划得整整齐齐,宛如严肃的矩阵。

    建筑上满是浮雕与雕塑,妖兽最多,应有尽有,可见妖神秘境中的生活、修炼……都与妖兽息息相关。

    甚至信仰便是妖兽。

    虽说妖兽无处不在。

    但与妖兽签订契约,也是极少数人的特权。

    甚至不接触到上层圈子,根本不知道具体的信息。

    就像云家大小姐,也不知道如何与妖兽签订契约。

    唯一可以解决段染疑惑的。

    便是牧城城主了!

    带着迫切的渴望,段染前往城主府的脚步非常快。

    他的腿长。

    秦夭夭腿也很长,不过秦夭夭迈不开,只是踩着温柔淑女才有的小碎步,跟在段染身后:“喂,登徒子,你就丢下那个对你芳心暗许的女孩了?”

    段染斜睨了一眼秦夭夭:“她芳心暗许是她的事情,与我何干?难道一位老太太对我芳心暗许,我也得迁就不成?”

    “而且。我已经带了你这个酱油瓶,还要带第二个吗?”

    段染撇撇嘴。

    他的遭遇可谓是倒霉了。

    进入秘境时就被秦夭夭抓住。

    还被这个天真到犯傻的女孩蠢到,竟然想要交换银铠古尸?

    这个蠢女孩一开始,信誓旦旦,说会替段染战斗,结果呢?

    在猎杀妖兽时,一看到血就脸色煞白?

    思绪至此。

    段染摇摇头。

    显得颇为无奈。

    秦夭夭弱弱的反驳:“我不是酱油瓶,是柳兄实力足够横推所有妖兽,弯曲不需要我出手嘛……”

    段染一愣。

    这算拍马屁吗?

    不过。

    不管如何,秦夭夭倒是极少给她添麻烦。

    这一点也是段染对秦夭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若是秦夭夭碍手碍脚。

    段染早一脚将秦夭夭踹上九霄云外。

    碍事的家伙,段染从来不会手下留下。

    秦夭夭跟在段染身后:“你真冷漠……没有感情……”

    闻言。

    段染突然神情严肃。

    冷漠?

    柳家天才们在领域屠杀四百亿黎民百姓。

    他从未滥杀无辜。

    他也算冷漠吗?

    想到这里,段染冷笑了两声:“我并不冷漠,只是因为我身上背负着重任,你知道背负责任是什么感觉吗?”

    看到段染一本正经,无比凝肃认真。

    秦夭夭愣在原地。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柳慕白’露出如此严肃正经的神情。

    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身上的桀骜、玩世不恭全部烟消云散,转身满是担当、自强不息与责任感,仿佛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

    看得秦夭夭心脏漏跳了几拍。

    紧接着疯狂跳动,如同擂鼓!

    秦夭夭连忙屏住呼吸,可却感觉两颊越来越滚烫,仿佛要烫坏一般。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明明就是一个自负膨胀的家伙!

    薄情寡义!

    登徒子!

    秦夭夭在心中连忙反抗方才那虚幻的感觉。

    果然。

    过了不多时。

    段染的一本正经烟消云散。

    重新变成一个看起来桀骜不驯的骄纵少爷。

    ……

    此时。

    两人正好达到城主府前。

    城主府邸用汉白玉石砌造,自有一派豪奢,府前蹲着两只髹金巨龟,高高的十级台阶上,左右分列二十位带刀侍卫。

    侍卫没有真元修为,只修肉身,身上披着的戎甲无比精致,恐怕是顶尖的炼器师锻造,细密的雪花纹,宛如金丝楠木的年轮。

    璀璨的光芒耀眼夺目。

    二十个侍卫站在门口,气势巍峨,宛如天降门神。

    段染上前一步。

    二十柄长刀立刻拔出,明晃晃的刀刃伸向段染。

    “何人,何事?”

    段染遂跟侍卫禀明的情况,说想要见城主。

    不过。

    侍卫并没有当一回事。

    敷衍的通报了一下。

    随即折回府前,语气干冷,没有任何情绪:“城主正在闭关修炼,十天后的选婿擂台上,城主才会出面。想要见城主,必须等十天后。若有什么急事,需提前十天预约。不是顶尖名士级别的大人物,还请回。”

    段染皱眉。

    显而易见……

    城主闭关肯定是托辞。

    不想见才是真正原因。

    段染想要一路杀进去。

    但在不知道城主的真正实力下,贸然动手显得不够理智。

    可段染又不甘心。

    老村长说必须在十七天内,为石村的血玉抚摸一道血纹。

    若是是耽误十天,就只剩下七天。

    七天够吗?

    或许够。

    但段染不想面对任何变故。

    他要立刻马上,见到城主!

    “没有别的方法吗?”

    侍卫摇头。

    段染沉吟了许久。

    秦夭夭在一旁弱弱的开口:“登徒子,你可以打擂台呀,若在擂台上镇压一切对手,表现耀眼,城主不就被你惊动了?”

    闻言。

    段染眼眸一亮。

    秦夭夭的方法,不失为一计良策。

    既然城主急着为女儿选婿,定然会关注擂台上出现的青年才俊。

    若是镇压一切年轻武者,自然而然就会惊动城主。

    届时。

    想要询问城主关于九纹血玉的消息,还不是轻而易举。

    段染赞赏的看了一眼秦夭夭。

    “虽然你是酱油瓶,但你还有点狗头军事的用处。”

    秦夭夭吹了吹轻纱:“登徒子,忘恩负义,薄情寡义,负心汉!”

    她对段染叫她狗头军师极其不满。

    段染哑然。

    “我哪里负心汉了?”

    “你就是负心汉!”

    段染哂笑一声,不与秦夭夭争辩,直接走向城中心广场。

    秦夭夭跟在段染身后。

    一直用堪比百灵鸟一般的嗓音,重复登徒子,忘恩负义,薄情寡义,负心汉这几个词。

    段染置若罔闻,不予理会。

    很快来到牧城主女儿,牧初雪选婿的擂台!

    也就是城中心的演武场。

    这一处演武场,呈碗形,碗底就是直径千米的演武场。

    碗延则是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观众席。

    这一刻。

    观众席上井然有序的坐着无数武者。

    城主府内的护卫军,足足有三千人,拿着刀剑,在演武场上维持秩序,一旦发现争斗,立刻制服!

    甚至还会痛下杀手。

    为的就是保证绝对的秩序!

    演武场上。

    两位半步归丹境的青年正打得不可开交。

    很显然。

    妖神秘境中的武者,修炼资源与天赋都不如罗浮州外。

    相比于段染这种绝世妖孽,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段染能打一千个!

    但没见过世面的武者们,自然对两位天骄议论纷纷,津津乐道,甚至面带惊艳羡慕。

    “那是牧城第一天才,谢轻!

    四天内,已经连续守擂九十八场不败了,再赢下两场,就能百战百胜!这可是极其难以获得的殊荣,在我们中山封国,乃是当之无愧的顶尖!”

    “是啊,年轻一辈,基本上全部聚拢牧城,能在无数天才的衬托下,百战百胜,今后恐怕又是一尊陆地神仙!”

    台下的武者赞赏、咋舌、敬佩、慨叹。

    段染目光平静,望着演武场上两位武者打得你来我往,火热朝天。

    在段染面前,半步归丹境武者,确实就像菜鸡互啄一般……

    尤其是在段染阅过两千多卷功法、武技后。

    心中对武技的了解已经到了一个看遍千招万招的程度。

    目光所至。

    漏洞百出!

    段染没眼看下去了,不忍直视的叹了一口气。

    一步踏上虚空。

    掠向演武场。

    城主府的护卫,立刻拦住段染。

    “来者何人?牧城主正设擂台选婿,不得乱了规矩!”

    段染无动于衷。

    继续向前。

    “你也是来打擂的吗?”

    护卫喝问道,刀指段染。

    段染眼帘抬起,轻轻一弹指。

    指头嘣在刀刃上。

    ‘嗡!’

    一声凄厉的刀鸣,响彻演武场!

    紧接着。

    削铁如泥的长刀,寸寸崩碎,化作一地的碎片。

    护卫瞠目结舌,额头上冷汗直冒。

    段染轻轻一掌,震开护卫。

    尔后真元鼓荡,场内出现一条真元形成的巨龙,扑向两位半步归丹境武者。

    两位归丹境武者在真元巨龙的撞击下毫无抵抗之力。

    瞬间倒飞三十米。

    噗通一声砸在演武台上,浑身酸痛,嘴角流血。

    “你竟然偷袭?”

    谢轻不敢承认段染的优秀。

    只能怨恨的盯着段染。

    段染挥袖一扫,谢轻和另一位武者跌落战台下。

    颜面扫地,满脸羞愤的谢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终究是没有找到。

    护卫想要上前阻拦,破坏规矩的段染。

    但身后传来大小姐的阻拦。

    他只能衡量一下他和段染的差距,然后悄然退下。

    段染负手而立。

    由于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见到城主,并且询问血玉的相关信息。

    故而。

    段染俯视着一切武者,释放了一个群嘲:“鄙人柳慕白,我说你们都是垃圾。

    有不服的尽管上来挨打!算了,你们一起上都没有关系。”

    群嘲落入演武场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演武台下瞬间人声鼎沸,怨愤沸腾。

    就连坐在远处观战的牧初雪。

    鲜艳的红唇都微微张开,露出吃惊之色,她从未见过如此猖獗的武者。

    但从刚才的表现来看。

    柳慕白公子应该有这份猖獗的资本?

    牧初雪对段染多了一份关注。

    不过。

    演武场上的观众,显然就多了一百二十分的敌意。

    “这是谁?好生无耻,谢轻兄和对手正在鏖战,他竟然跑上来偷袭,真是不要脸!”

    “是啊,偷袭赢了战斗,竟然还敢小觑天下英雄!有人上去将他打成残废吗?”

    一位富家少爷同样非常不满:“我出一万枚中品灵石,请哪一位天才出面,将这个什么柳什么白打成残废,不要下杀手,只需卸掉四肢!”

    紧接着,另一位富家少爷眼神阴翳:“我也愿意出一万枚中品灵石!”

    “我同样愿意!”

    “我出一万枚中品灵石。”

    只是几十个呼吸间。

    就有十九位富家少爷,愿意众筹打断‘柳慕白’打四肢。

    也就是说。

    只要打败段染,卸掉段染的四肢,就能获得十九万枚中品灵石!

    这可是一笔巨款。

    许多武者心动不已。

    “一个玩偷袭的武者,有什么害怕的,哪位仁兄打头阵?”

    演武场上,一位武者煽风点火,自己的屁股却如同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

    在这般喧哗的民意下。

    七位敞胸露怀的壮汉,咚咚咚咚落在段染面前。

    “我牧城七人帮,来会会这位兄弟!”

    来者喂七位壮汉。

    皆是干练的平头,脸色都有蜈蚣一般的伤疤,显得颇为丑陋!

    身上肌肉宛如铜铸,肉身修为凝聚成一块百炼钢铁,气势直冲云霄。

    周围的气氛瞬间肃然。

    “蛮越七兄弟!据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有着尿和稀泥的交情!而且修炼同一种功法,同一种武技。

    为了炼出出合击绝技,他们磨合了整整七年!

    到如今,已经产生了心电感应,一旦有一位出手,其它七位能够密切配合,如同一体!

    若是生死搏斗的情况下,连谢轻都会重伤溃败!”

    “据说七人在牧城已经建立了不容小觑的势力!曾经活生生打死过一位归丹境初期巅峰的老牌强者!”

    “端得是年轻有为啊。七伤拳,一人一伤,叠加成恐怖无比的杀伤力,堪称绝技!”

    对于演武场下的惊叹。

    七位壮汉十分受用。

    傲然的展示着身上如铜块一般的肌肉。

    段染也有肌肉,八块腹肌,胸肌,肱二头肌,但并不夸张,只是恰大好处,多一分则壮,少一分则瘦。

    他缓缓握紧拳头。

    有心想要领教七伤拳!

    毕竟七人联手的武技,他还是第一次见。

    只需看上一眼,他就能够学会。

    或许今后能够用到呢?

    比如将来段染组建神将营,就能让他们修习七伤拳。

    或许可以合击,打败神境武者?

    “来。”

    段染轻蔑的勾勾手。

    七位壮汉看到如此挑衅。

    只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愤怒填满胸口,将段染团团围住,教材奇特的方位,互相照应拱卫。

    同时跺下左脚,身上气血燃起虚影。

    拳芒在拳头上喷涌。

    “第一伤!生!”

    一柱白色拳芒冲天而起,占据演武台一角。

    “第二伤!死!”

    紧接着,在一位壮汉的身上,盘旋出一柱黑色拳芒,同样占据演武台一角。

    “第三伤!病!”

    “第四伤!怨憎会!”

    “第五伤!爱别离!”

    “第六伤,五阴炽盛!”

    “第七伤,求不得!”

    随着一声声咆哮声落下。

    段染周围,冲起七根拳芒光柱,宛如一栋宫殿的重檐,带给段染一种危楼将倾的心悸感。

    与此同时。

    段染的头顶之上。

    隐隐约约有一只弥漫着杀气的巨拳凝聚。

    段染眼帘微抬,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态。

    “不错,我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

    见段染此时还在轻敌。

    七位壮汉冷笑连连,爆喝一声,脚下一跺,握拳甩出,七柱拳芒,迅速被七人的拳头吞噬,化作凝实的铁拳,砸在段染身上。

    虚空中的巨拳轰然砸落!

    宛如万仞高空山的坠石,发出惊天动地的震响。

    无数武者捂住了耳朵。

    震撼与七伤拳打下时的山摇地动,天地变色。

    唯有段染神色不变。

    七枚重拳,打在腰部、腹部,胸膛,肩膀……

    但……

    七人收拳,自信战斗已经结束。

    “竟然不闪不躲?”

    “在年轻一辈中,就没有哪一位武者,能够硬撼我们七兄弟但铁拳。”

    “而且七伤拳有着独特的内劲,就算归丹境中期武者,也会遭受重伤,归丹境中期以下,无一不是暴毙身亡。”

    七兄弟已经在思考如何分配十九万枚中品灵石了。

    可是。

    段染就这样站在拳芒中间。

    岿然不动,波澜不惊,仿佛七人帮的攻击,从未出现过。

    脸色没有半点变化,肉身上没有溅射出鲜血。

    呼吸频率还是一样的不急不缓,带着特有的韵律。

    段染拂了拂衣衫,淡然点评:“凶狠有余,却无巧力,何况你们根本没有掌握精髓。真是可惜了一门武技。”

    话音落下。

    段染握紧拳头。

    眼眸中透露着冷静。

    “生,死,病,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

    只是一声爆喝。

    六道沸腾的气血,从段染的周身涌出,从段染的每一块肌肉升腾而起,凝聚在拳头上,一拳打出。

    刹那间。

    演武场上的空间绷掉了一块。

    一股恐怖的力道和着音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隔空打h。

    七位壮汉只感觉胸口一沉。

    闷哼一声,倒退数十步,满脸错愕的望着段染,嘴角缓缓溢出鲜血。

    七伤拳?

    七伤拳!

    这才是真正的七伤拳啊,拳谱上关于顶尖七伤拳的描述,便是段染方才用出的手段!

    七位壮汉瞠目结舌,惶恐莫名。

    “你也修炼了七伤拳?”

    段染笑而不语。

    七位壮汉了然,咬着牙,浓眉紧皱,向段染拱了拱手。

    “今日是我们兄弟关公门前耍大刀了,告辞。”

    段染面无表情。

    这对他来说,算是欺负菜鸟了。

    不过为了早日见到城主,也只能选择欺负一下菜鸟。

    这样想着。

    段染颇为的心安理得。

    要知道。

    段染本身不过十六岁罢了。

    以十六岁的年纪,吊打二十多岁,其实不算欺负。

    谁让他天赋高,悟性好,机缘多呢?

    一念至此。

    段染昂首挺胸,顶天立地:“还有谁想要上来挨打?尽管一试!一起上也不是不可以。”

    段染再一次释放群嘲。

    这样的嘲讽。

    让许多天才无法忍受。

    十四位中山封国的天才落在演武场上,如临大敌的盯着段染。

    “我们十四个人一起,双拳难敌四手,你如何能胜过我们?”

    话音还未落下。

    段染的真元倾泻而出。

    就像泄洪的闸口。

    伴随着雷霆一般的震响,疯狂压在众武者身上。

    “这是什么手段?”

    他们都是炼体武者。

    从来没有修习过真元。

    此时大惊失色,被段染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

    段染不断施加威压,仿佛是在一根根树枝上增加积雪。

    十四位武者脊梁弯曲,甚至膝盖都曲弓着。

    十几个呼吸后。

    这些武者全部跪在了演武场上,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站起。

    演武场上一片寂静!

    段染的实力,让他们瞠目结舌,汗流浃背。

    就连牧初雪身后的老者,都满脸严峻。

    “小姐,你,你究竟是什么运气啊,竟然有一位陆地神仙境界的年轻武者,前来参加选婿!”

    “陆地神仙境界?你说柳公子是陆地神仙境界?”

    牧初雪惊疑不定:“不是说跨入陆地神仙的强者,最起码都会是七十岁,甚至一百岁吗?”

    老者颔首:“是啊,陆地神仙极其难得!

    有些武者,终其一生都摸不到门槛。

    就连小姐的父亲,都是八十岁时,才跨入陆地神仙境。

    可世间总有天纵之才。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若是小姐能选上如此夫婿……”

    说到此处。

    老者吞了吞口水。

    如果能够将柳慕白纳为贤婿,那么……牧城主,就算成为周朝之王,都不成问题吧?

    牧初雪亦是怦然心动。

    她透过卷帘看到了‘柳慕白’的容貌。

    仅仅是清秀,但并不丑,关键是年轻,天赋奇绝,才情惊艳!

    才华出众,相貌平平无奇,算得了什么呢?

    这是极佳的夫婿了。

    牧初雪心动了。

    她原本要被老国君抢走,本想匆匆在一群天骄中选出最顺眼的武者,将就着成婚。

    因此并未报多少希望。

    期望不高的情况下。

    突然出现一位远超预期的选择的时候。

    牧初雪当然是喜出望外,惊喜非常。

    牧初雪起身。

    撩起卷帘。

    露出清雅漂亮的面容。

    演武场下,无数青年才俊看得眼睛发直,甚至有许多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些年间。

    仅牧初雪三个字。

    便给他们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幻想。

    出生时自带异香的女人啊,哪个男的不心动?

    “柳公子,初雪愿意嫁给您。”

    段染:“……”

    这么直接的吗?

    “此事,还须先征求你父亲的同意,我能见见你的父亲吗?”

    段染最主要的目的是九纹血玉啊!

    尽管牧初雪确实国色天香,柳腰婀娜,五官挺俏,比罗浮州仙女榜上的白袖,还要光**人几分。

    美貌姿色,可与秦夭夭比肩。

    但段染志不在女色。

    牧初雪一愣,心想确实如此。

    “柳公子说得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要征得爹爹和阿妈的同意,你跟我来。”

    她下场拉起段染的衣袖。

    许是意识到了什么。

    她立刻俏脸通红,放开了段染的衣袖。

    段染向秦夭夭招了招手,秦夭夭缓缓走上演武台。

    “我的天啊,这位蒙着轻纱的少女,一定也是天姿国色,此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想要享齐人之福。”

    “初雪姑娘,你一定要擦亮眼睛看人啊。”

    “此子禽兽不如!”

    “初雪姑娘,千万不要被此等畜生蒙蔽了双眼!”

    演武台上一片哀嚎与谩骂。

    牧初雪愣在原地,贝齿紧咬红唇,心脏微微抽痛,仿佛身体内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浑身渐渐冰凉。

    眼眸底下。

    被两片阴云笼罩着。

    无法散开。

    “柳公子,她……她是……”

    秦夭夭上前一步:“我只是他的朋友,找他做一点交易。我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也绝对不会爱上这样一个烂人。”

    段染呵呵一笑。

    初雪立刻心情霁朗。

    拉着段染的衣袖,在侍女的环绕下,走入城主府。

    “我是不是冰雪聪明,稍一用计,就能帮你解决困难,要不要将银色古尸给我?”

    “门都没有。”

    段染一口回绝。

    从府邸大门,穿过百草园,再穿过武场,书屋,有足足两千步的距离。

    牧初雪终于带着段染和秦夭夭,来到城主的书房。

    牧初雪举起洁白的手腕。

    轻轻叩门。

    “爹爹,我选好夫婿了,请你看一下。”

    闻言。

    段染尴尬的看了一眼秦夭夭,这个计策似乎有问题!

    牧初雪似乎对他特别满意!

    不应该啊。

    他明明已经遮掉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容貌,遮掉了五分的光芒,五分的逼格。

    难道说。

    仅凭才华,他都能让女孩子一见钟情?

    段染意识到。

    原来他是如此的优秀。

    不仅肤浅到无处安放的帅气,能撩动少女的芳心。

    就连无与伦比的才华,也能让他成为少女杀手。

    这只是一半的优秀啊。

    段染陷入了忧伤。

    不过。

    还是先见见牧城主罢。

    如果能够镇压牧城主,段染倒是不必担心。

    “你不娶她,她就要被老男人糟蹋……你舍得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姑娘,就这样惨遭摧折吗?”

    “我想带她离开,到时候,我来跟她说。”

    秦夭夭凑到段染耳边。

    “行。”

    段染一步跨入书房。

    与牧城主的目光相遇。

    “我听陈老说,来了一位陆地神仙,看样子,还真是天纵之才!我愿意将女儿嫁给你!牧城都可以留给你继承!”

    段染表现平淡。

    “城主,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这枚血玉,能否附魔一道血纹?

    然后,我想知道,九纹血玉,该如何获得?”

    闻言。

    城主脸色逐渐严肃。

    “恐怕你本意不是想要娶我女儿吧?只是想询问血玉的消息……”

    听得这句话。

    牧初雪浑身一颤,抬头望着段染,绝美的脸上,滚落两行珍珠般剔透的眼泪。

    她其实也是一个聪慧的人儿。

    早在进入府内,她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没想到,事实竟如此残酷!

    段染默不作声。

    “柳公子乃事天下一等一的天骄,放眼周朝,都无人能媲美,唉,牧某怎敢高攀?”

    秦夭夭轻点螓首:“确实,柳兄天纵神武,实力远不止你们看到的这般!

    我之所以怂恿柳兄出手。

    只是不忍心初雪姑娘的终身幸福被毁,若是初雪姑娘愿意,可以当我的丫鬟,我带你离开,去更广阔的世界。”

    牧初雪莫名其妙。

    梨花带雨的看着牧城主:“爹爹……”

    牧城主叹了一口气。

    “我有妖尊,能镇压你一时,却不能镇压你一世,何况我女儿的终身幸福,也不能镇压而来。女儿,柳公子是天上雄鹰,你只是地上蝼蚁,终究不能相遇,看开一点吧。”

    他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女儿的面容。

    段染郁闷了:“这个世界,也不见得要找个夫婿,才能自立,我就见过自己开创了一番天地的女子,我刚修炼时,便是一位女子为我遮风挡雨。

    你如果愿意,可以跟在我身边当一个侍女,若你见识到了广袤无际的天地,就可以自动离开了。”

    牧初雪睁大眼睛,望着段染:“服侍柳公子吗?”

    “对。”

    “初雪愿意,愿意一生跟随公子。”

    她本就万念俱灰。

    能在不抱一丝希望的情况下。

    遇上此生见过的最惊艳的人了。

    值得了。

    相比于其它武者,相比于周幽王那个老迈的家伙,相比于芸芸众生,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委身为侍女,何尝不可呢?

    一旁的秦夭夭拉起牧初雪的小手,语重心长:“你见识的天才太少。今后姐姐带你看广袤的世界。

    我知道有一位叫做白染的超级天才,不仅天赋碾压柳兄,就连容貌,都是美如妖孽,成为无数美女的梦中情郎。

    你要是看过白染,就不会觉得柳兄有多么惊艳了,到时候将他一脚踹掉!”

    秦夭夭瞪了段染一眼,会说话的眼眸,仿佛在娇斥段染是一个登徒子。

    段染无语了。

    白染?

    对啊。

    如果揭掉面具,他的魅力只会更恐怖,更让人着迷。

    才华、天赋、悟性、颜值……

    这些段染都有。

    也就是说,牧初雪越来越让沉沦在他的魅力之中。

    段染后悔了!

    可惜话已经说出口……

    牧初雪兴高采烈的站在段染身边。

    牧城主幽幽一叹。

    “你开心就好。”

    “为了报答柳公子,我就将我知道的,全部告诉柳兄好了。柳兄请坐。”

    PS:坐了一天,却只写出八千字……

    抱歉了。挨骂吧!

    虽然目标未达成,但总算不是前些天的每天四千字了。

    明天继续努力,冲刺一万字!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